熱線電話025-85512299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聯係我們
 
 
 
首頁>>政策法規

借新貸還舊貸類案件若幹司法觀點集成

發布時間:2015-6-3 瀏覽次數:364
1、雙方當事人簽訂的借款合同有新貸償還舊貸的共同意思表示,保證人因如何承擔保證責任?
  公報案例:甘肅省農墾總公司與中國農業銀行阿克塞哈薩克族自治縣支行借款合同保證糾紛上訴案——(1999)經終字第347號,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00年第3期(總第65期)
  裁判要旨:在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幹問題的解釋》未出台之前,司法實踐中,雙方當事人簽訂的借款合同有新貸償還舊貸的共同意思表示的,如果合同內容未違反我國現行法律或行政法規,則認定合同有效。有關保證人責任的認定,如果新貸與舊貸是同一保證人的,即使保證人不知道或者不應當知道主合同當事人雙方協議以新貸償還舊貸,保證人仍不能免除保證責任。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幹問題的意見(試行)》第一百零九條規定,在保證期限的,保證人的保證範圍,可因主債務的減少而減少。對於新增加的債務,若未經保證人同意擔保的,則保證人不承擔保證責任。
 
2、如何認定保證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主債務係以新貸償還舊貸?
  公報案例:大竹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與西藏華西藥業集團有限公司保證合同糾紛案——(2011)民申字第429號,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12年第4期(總第186期)
  裁判要旨: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幹問題的解釋》第三十九條第一款規定:“主合同當事人雙方協議以新貸償還舊貸,除保證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的外,保證人不承擔民事責任。”判斷是否屬於“保證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的情形,應當根據案情全麵分析。保證人與借款人具有關聯關係,在保證合同中承諾對借款人轉移貸款用途等違反合同的行為承擔連帶責任,並實際履行了部分主債務的,可以認定保證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主債務係以新貸償還舊貸。在此情形下,保證人以上述規定為由,主張不承擔民事責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3、貸款人以貸還貸是否能消除舊貸款的債權債務關係?
  公報案例:中國工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三門峽車站支行與三門峽天元鋁業股份有限公司、三門峽天元鋁業集團有限公司借款擔保合同糾紛案——(2008)民二終字第81號,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08年第11期(總第145期)
  裁判要旨:借新貸還舊貸,係在貸款到期不能按時收回的情況下,作為債權人的金融機構又與債務人訂立協議,向債務人發放新的貸款用於歸還舊貸款的行為。該行為與債務人用自有資金償還貸款,從而消滅原債權債務關係的行為具有本質的區別。雖然新貸代替了舊貸,但原有的債權債務關係並未消除,客觀上隻是以新貸形式延長了舊貸的還款期限。
 
4、主合同當事人雙方協議以新貸償還舊貸,且保證人為同一人時,保證人是否可以免除保證責任?
  公報案例(1):上海國際信托投資有限公司與上海市綜合信息交易所、上海三和房地產公司委托貸款合同糾紛案——(2005)民二提字第8號,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08年第10期(總第144期)
  裁判要旨: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幹問題的解釋》第三十九條規定:“主合同當事人雙方協議以新貸償還舊貸,除保證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的外,保證人不承擔民事責任。新貸與舊貸係同一保證人的,不適用前款的規定。”據此,借貸合同雙方當事人基於以新貸償還舊貸的合意,先後訂立多個借貸合同,同一擔保人在應當知道的情況下在該多個借貸合同上蓋章同意擔保的,應當依法承擔擔保責任。擔保人以上述多個借貸合同之間沒有形式及內在聯係為由,否認以新貸償還舊貸的合同性質,進而拒絕履行擔保責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公報案例(2):中國農業銀行長沙市先鋒支行與湖南金帆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長沙金霞開發建設有限公司借款擔保合同糾紛案——(2007)民二終字第33號,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09年第1期(總第147期)
  裁判要旨: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幹問題的解釋》第三十九條第一款“主合同當事人雙方協議以新貸償還舊貸,除保證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外,保證人不承擔民事責任”和第二款“新貸與舊貸係同一保證人的,不適用前款的規定”的規定,新貸與舊貸是同一保證人的,即使保證人不知道或者不應當知道主合同當事人雙方協議“借新還舊”的,保證人仍應承擔保證責任。同樣的道理,主合同當事人雙方協議“借新還舊”,新貸與舊貸係同一抵押人的,抵押人不能免除抵押擔保責任。
 
5、借新貸還舊貸中保證人主張免於承擔保證責任的舉證責任?
  公報案例:風神輪胎股份有限公司與中信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分行、河北寶碩股份有限公司借款擔保合同糾紛案——(2007)民二終字第36號,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08年第2期(總第136期)
  裁判要旨:在2005年10月21日,先後有兩筆2170萬元款項進入寶碩公司賬戶,難以認定本案貸款2170萬元即是用於歸還HC0333號銀行承兌匯票下的保證金,不排除寶碩公司以天津眾立達科貿有限公司開出的銀行本票交付了HC0333號銀行承兌匯票項下保證金的可能。即使該貸款實際被寶碩公司用作以貸還貸,適用《擔保法解釋》第三十九條“主合同當事人雙方協議以新貸償還舊貸,除保證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的外,保證人不承擔民事責任”之規定的前提是,風神公司應舉證證明中信銀行與寶碩公司協議以貸還貸,即中信銀行與寶碩公司有以貸還貸的意思聯絡;HD0071號《人民幣借款合同》約定借款目的為“短期流動資金周轉”而非以貸還貸,表明在雙方之間的約定並非以貸還貸,且風神公司也未舉證證明中信銀行明知或參與寶碩公司以貸還貸,因此風神公司提出2170萬元貸款為以貸還貸,其保證責任應予免除的主張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6、主合同當事人雙方協議以貸還貸,保證人在什麽情況下需要承擔保證責任?
  公報案例:撫寧縣新興包裝材料廠、撫寧公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與撫寧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秦皇島遠東石油煉化有限公司、秦皇島驪驊澱粉股份有限公司借款擔保合同糾紛案——(2006)民二終字第236號,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07年第9期(總第131期)
  裁判要旨:我國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幹問題的解釋》第39條規定,主合同當事人雙方協議以新貸償還舊貸,除保證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的外,保證人不承擔民事責任。新貸與舊貸係同一保證人的,不適用前款的規定”。據此規定,如果新貸舊貸為同一保證人,即使該保證人不知道主合同以貸還貸的事實也應該承擔保證責任。
[關閉] [打印]
版權所有:南京市下關區潤信農村小額貸款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鼎網互聯 蘇ICP備11076086號